第736 章 结局(1 / 2)

黑河城守卫森严,又是在大军压境的时候,北国探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消息传递出去。

“可恶。”当阔别看到探子传递回来的消息,气得一巴掌将一张桌子拍碎了。

主帅抓过桌子上的纸张看了一眼,随即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。“赵家果真无用,筹谋那么久,居然刚动手就被人瓮中捉鳖。二皇子,既然李元白不愁粮草,我看此事得从长计议才行。”

“既然是敌军,二皇子就不能心软。哪怕是得到一座空城,也得先将城拿下才行。”另一位将军也在担忧,“我们几十万大军在外面围城,没有落脚的地方,长久下去可不行。”

“二皇子,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呀。”

“二皇子。”

......

“就算是下毒,也不能屠城。”阔别苦笑,“以霍七七和李元白的性子,如果满城的百姓因此遭殃的话,他们绝不会坐以待毙,会以同样的手段报复北国的百姓。”

“难不成霍七七下毒的本领比毒教的人还要厉害?”有人不服。

阔别缓缓点头,没有解释。

跟随在阔别身边的琪琪格却不得不解释一番,“霍七七不但医术厉害,她用毒的本领绝对是炉火纯青。在大漠之中,师祖留下的蝎子和毒虫对她和李元白都无用,可见霍七七用毒手段之高。”

“难不成真的要坐以待毙?”有人气愤。

“李元白仗着地利,盘踞在城中不出,想拖垮我们,我们绝不能真如他所想那般,最后不战而败。”

“如果城中百姓中毒的话,李元白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。”

“只要城中百姓人心浮动,我们就有机会。”

......

大家七嘴八舌,阔别不厌其烦,他微微皱着眉,“琪琪格,你将腹泻的毒传给城中的探子。”

众人见他答应,顿时大喜。

与此同时,城中的霍七七也在烦恼,“阔别和琪琪格善于用毒。如果他们在水源中下毒的话,百姓人数众多,而城中郎中人手绝对不够。如此一来,在百姓之中必然会造成恐慌。和小人打交道,咱们得提前准备才好。要是阔别和琪琪格没有对百姓动脑筋的话,就当我是小人想多了。”

“多防备一些总比闹出事情再想办法好。”霍易宁不高兴地维护七七。

霍易安也跟着附和,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。毒教这些年,什么龌龊的手段没有使过。他们蛰伏这么多,这一次绝对不会轻易撤兵。王爷要想一劳永逸,最好的办法就是重创他们。”

“人不可一日无水。我们要如何防范?”有将士虽然觉得霍七七想多了,不过也没有质问她的意思。

“王妃所考虑甚好。北国就是一群小人,多防备一些,也算是有备无患。”当然也有人支持霍七七。

李元白让人拉开桌子上的布,一块沙盘立刻呈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霍七七看得出这是北地的地形图。

众人立刻围过去看。

“黑河贯穿整个城,百姓的日常用水几乎全是从河中取。要是敌人下毒,防不胜防。”李元晋冷冷地开口,他可不管霍七七高不高兴,只按照自己的意愿说,“王妃可有法子防备?”

“挖井。”霍易安张口就来。“城中有水井,每日只管安排人守着就行,虽然麻烦些,但保险。”

李元晋一愣,这个办法还真好。城中大户人家都有水井,他们不缺水,百姓虽然取水比较麻烦,但麻烦和性命相比,总归是命更重要。

“每日从不同的入水口提取水源来检测。只要敌人用毒,总有办法检测到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说是。

李元白立刻吩咐人下去准备,将命令传达下去,当然其中的缘由也列在了告示上。

琪琪格不信邪,没等城中探子将消息传递出来,她就领着几个人在城外水源的上游下了大量的毒。

这种毒虽然不能一时要了人的命,但会让人出现发热和腹泻的症状,如果中毒者没有得到及时的诊治,最后病人也会因为脱水而死。

这种毒和鼠疫有些像,琪琪格目的,就是要让百姓认为城中出现鼠疫。

她这边下毒,城中的告示也贴了出来。

不少百姓看到告示,心里都有些害怕,当天就将家中水缸中的水倒了,又将缸清理好多遍后,才从府衙规定的水井中去提水。

而水井边上果然有兵士看守。

城中北国的探子见状,顿时心急如焚。他们想将消息传递出去,可惜城门口有重兵把守,城门也被封锁了。

消息根本传递不下去。

琪琪格和阔别等了几日,也没听到城中传递出消息,渐渐就有些焦躁起来。

而此时,城中果然出现了一点儿慌乱。

哪怕告示上的警告再严厉,也阻止不了有人偷懒。

城中有人图方便,就直接在河道中取水。随即,城中各处的药铺立刻挤满了病人。

病人上吐下泻,还有发热症状。

在有心人的推动下,不到一天的时间,城中几乎人人都知道有鼠疫蔓延。所有人立刻慌了,有的人甚至想逃离黑河城,前往七台河或者其他的城避难。

“幸亏王妃未雨绸缪,北国就是一般畜生,他们果然选择了下毒。”花期气愤地说。

“王妃,城中人心浮动,怎么办?”舒云担忧地问,“要不奴婢看看?”

“将药丸带上,一起出去吧。”霍七七叹口气。

主仆一行人离开府邸,几乎被眼前所见惊呆了。

虽然外面大军压境,但城中的一切交易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。在李元白和霍易安的安排下,黑河的粮食更是十分充足。

家有余粮,什么都不用愁。百姓们的日常生活还是一如既往。

霍七七回来的时候,大街上还很热闹。但如今,街上空荡荡的,扔个棍出去都砸不到人。

一行人心都不舒畅,疾走来到了附近的药铺。

比起大街上,药铺的人却不少,地上、椅子上到处都是病人。

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。

“王妃。”剪羽担忧地看了霍七七一眼。

霍七七摆摆手,随即进了药铺。

“夫人要是看病,这边请。”药铺中的药童见霍七七穿着不凡,容貌更是美得不可方物,根本不敢怠慢霍七七。

“我懂点医术,见药铺中病人多,所以过来帮忙。”霍七七淡笑回答。

“夫人懂医术?”正忙得头昏脑涨的郎中不禁打量了霍七七一眼。

霍七七微笑点点头。

“小人见过王妃。”忽然,郎中噗通给她跪下。

霍七七有些惊讶,“你认识我?”

“小的早就听闻王妃容貌倾国倾城,试想,城中又有谁的容貌能比过王妃?”郎中战战兢兢地回答。

“算你聪明。”景慕冷哼一声。

铺子里所有人立刻给霍七七行礼。

霍七七找了一张椅子落座,就在大堂之中开始给病人看诊。

众人不明所以,不过也有几个胆大的人排在了她的面前。

连续看了几个病人以后,霍七七就明白北国下的是什么毒。

她开了几味药,让花期和花溪找了大锅熬上。

等药熬好后,凡是相同病症的病人都得到了一碗汤药。

有人迟疑,也有人犹豫,几个丫头狠狠地盯着病人。

病人顶不住压力,大多闭上眼睛将手中的汤药喝下去了。

还别说,霍七七开的药十分管用,一碗药下肚,一炷香以后,所有病人全都止泻也不再呕吐,渐渐地,身上也不再发热。

“神医。”

“王妃是菩萨呀。”

不用半日,全城都知道了这个好消息。其他药房的病人立刻转移过来。

一时间,几个丫头忙得不可开交。

到了晚上的时候,所有病人都得到了妥贴的安排,谣言也止住了。

“累了吧?”李元白从城墙回来,看到霍七七略显疲惫的神色,立刻心疼起来。

“不累。又不用我动手熬药。”霍七七笑嘻嘻地回答,“城外如何?”

“异想天开。”李元白给出四个字评价。

霍七七一想立刻明白,估计北国大军正等着黑河城中出现动乱好趁机动手。

琪琪格和阔别等了几日,也不见城中有什么动静,他们马上明白,下毒无用。

一种毒不成,那就再来一次。琪琪格还真不信霍七七能照顾到所有百姓。

而事实上,所谓吃一堑长一智。城中百姓在知道所谓的瘟疫只是北国大军在水源中下了毒,所有人也就学精了。就算不用府衙的人清查,再也没有人去水源取水用。

城中的水一时间变得十分珍贵。

知府大人见状,立刻采取手段,动员大户人家开放水源用水。

全城百姓立刻出现同舟共济现象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“李元晋,想不想报复回去?”不用去药铺,霍七七又开始没事找事做。

李元晋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懒得搭理她。一般来说,霍七七找他,绝对没有好事。

“诺,这种药和北国人下的毒相似,不过,他们可没有我这效果好。你只要在上风出撒出,凡是沾上药粉的人都得倒霉。”霍七七笑嘻嘻地压低声音和他商量。

李元晋死活不说话。

霍七七干脆丢出几个药包,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李元晋看着地上的几个药包,一时陷入两难境地。

“你不去,我去。”霍易宁从墙角晃出来,他笑嘻嘻过去捡地上的药包。

“你不怕沾上?”李元晋瞪了他一眼,说完他又后悔了。

霍七七对几个兄长可是巴心巴肺的好,轮到他操心?

“每日的饭菜你都白吃呢?”霍易宁鄙夷地瞪了他一眼,“七七每日在饭菜中早就给我用了不少解毒丸。”

李元晋一愣,然后若无其事从地上也捡了几个药包。

当天晚上,从城中出了几个身影。

“该死。”

“二皇子,是否是鼠疫?”第二日,相同的症状立刻在北国的营地中发生。北国大军开始慌乱。

“果然是霍七七。”阔别苦笑,他自小学习的就是如何用毒。将士们身上的症状根本瞒不住他,但很可惜,解毒的过程十分麻烦。

而且,他知道,此事只是霍七七和李元白给他的一次小小的警告。

双方没有正式交手,阔别和琪琪格却已经知道,他们输得十分彻底。

通过这一次警告,阔别和琪琪格再也不敢想任何歪门邪道。

“既然能用毒,不如直接给外面那些龟孙子下毒。”李元晋直接找到了霍七七,目的,自然是为了要毒药。

“学医是为了救人,不是为了杀人。如果将毒用在战场上,我们和毒教的人又有什么区别?”霍七七懒洋洋地拒绝。

李元晋鄙夷地看了她一眼,他觉得霍七七脑子有毛病。两军对垒,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,最后只要取胜就好。

“别说王妃不同意,本王也不屑用如此下作的手段。”李元白知道手下不少将领也有李元晋一样的想法,不用霍七七开口,他就直接表明了态度,“大丈夫有所为,也有不可为。我们保家卫国,男子汉大丈夫自然是在战场上见真章,而不是用下作的手段去谋取胜利。”

众人见他发怒,纷纷低下了头。

霍易安点头,轻声附和,“王妃之所以出手,无非是给北国一个警告。如果他们再继续任意妄为,王妃也绝不会放过他们。”

这还差不多!总不能只让敌人下毒,他们就被动接受吧。

只要北国不耍手段,许多将士还是希望大家在战场上见。

谁也不想看到生灵涂炭,死伤无数。

不能用毒,北国大军就处在相对弱势的境地。双方期间也有交手,只是大规模的厮杀却没有。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之间,一个冬季就过去,春季开始到来,冰封的小河开始化冻,山上的树木也开始发青抽芽。

“二皇子,粮草不足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”

“二皇子,末将愿意身先士卒,领兵去攻城。”

“南诏的兵马已经节节败退,再拖延下去,对我们不利呀。”

......

阔别在众人的请求声中有些烦躁,他冷冷地望着远处的城墙,然后下令,“攻城。”

铭通十五年,北国大军攻城,惠王领兵反击,双方在城外终于发生了大规模的战争。

北地军队英勇善战,在惠王的带领下,奋勇杀敌,最终取得胜利。

北国二皇子阔别见大势已去,只能匆匆带着几个将领逃离,北国将士节节败退,五十多万的大军,最后只剩下不足二十万人离去。

这一战,北国元气大伤。

“王爷威武。”亲眼看到北国大军离去,霍七七高兴得直接跳起来。举贤不避亲,她毫不吝啬当众夸奖自己的夫君。

李元白轻笑,回应,“本王也是因为娶了一位贤妻才有如今成就。”

秀恩爱什么的向来讨人厌,而且更可气的是,这两个人也太不要脸了。当着这么多将士的面就开始相互恭维,还让不让人活了?

不痛快地李元晋狠狠地瞪了霍七七和李元白一眼。

“郡王文韬武略让人佩服,我一直想和郡王切磋一二,只是大敌当前,一直没有机会。如今终于得尝所愿。”霍易宁皮笑肉不笑站出来。

打架?谁怕谁!李元晋凶狠地瞪着霍易宁。

霍七七护短,“大哥,有人要揍二哥,等会儿你可不要手软呀。”

李元晋闻言,脚下一个踉跄,不要脸!“霍易宁,你不会是怕了我吧?只要你求饶,我就放过你。”

“傻瓜,能二打一轻松获胜,谁还傻不拉几一对一浪费时间。大哥、二哥,你们动作快点,我回府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霍七七说完,得意洋洋地走了。

李元晋.......

众位将士都同情地看着李元晋,李元晋立刻火大,“两个就两个,揍死你们。”

“加上本王一个如何?”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李元晋艰难的转过头。